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經典案例

    郭愛、付磊律師:銅陵市畢萬君搶劫殺人案二審辯護詞

    發布日期:2017/1/13 15:43:38

    銅陵新聞網對本案全程視頻直播,網址://www.tlnews.cn/live/2012-07/17/content_165047.htm

    導讀: 銅陵市孫琳、畢萬君搶劫殺人一案,因被告人孫琳不服一審死刑判決而提出上訴,安徽省高級法院依法進行二審。因另一被告人畢萬君未委托律師,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本律師為畢萬君提供法律援助,擔任二審辯護人。7月18日上午9:30分,在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開審理本案,本律師出席庭審活動。

    案情簡介:被告人孫琳、畢萬君及被害人任家堂均系安徽無為縣人。孫琳自2010年開始在無為縣紅廟鎮租房養寵物狗,畢萬君系其幫工,任家堂在當年底與其合伙,并住在狗場。孫琳獲知任家堂剛離婚,并分得七八萬元后便意圖謀取,由于畢萬君也欠債較多,于是,孫琳向畢提出殺人謀財的想法。

    2011年1月21日,孫琳歸還任家堂一萬余元賬款后,對畢說晚上將任灌醉,然后讓畢用“軍刺”(一種刀具)將任殺死。當晚任被灌醉,孫讓畢殺任,自己離開現場。畢萬君因害怕未用“軍刺”,而改用大鐵錘朝任頭部連續打擊數次,致任死亡。事后,畢電話告知孫。孫隨即趕到現場,從任的錢包中取出一萬元交給畢,自己留下數千元,并將任的銀行卡拿走,兩人到自動取款機取款,因不能破解密碼,未果。后兩人用汽油焚尸,未能燒毀,便駕車將尸體拋棄于銅陵市普濟圩農場的水渠中。

    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孫琳、畢萬君為謀取錢財,故意殺死被害人任家堂的行為均構成搶劫罪;依法判處孫琳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畢萬君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元,并限制減刑。

    被告人孫琳不服一審判決,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2012年7月18日9時30分,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事審判第三庭在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公開審理此案。安徽法院網、銅陵新聞網屆時視頻直播庭審過程。

    以下是本律師公開發表的辯護詞

     

     

    辯 護 詞

    致: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判長、審判員:

    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接受安徽省法律援助中心的指定,指派郭愛、付磊律師(以下簡稱為“本辯護人”)為涉嫌搶劫罪并被銅陵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的被告人畢萬君提供法律援助,擔任其二審辯護人。本辯護人通過閱卷、會見被告人畢萬君和參與今天的庭審活動,對本案事實已有較為詳細的了解。本辯護人認為,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畢萬君犯搶劫罪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但判處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限制減刑,適用法律錯誤,量刑過重。現根據今天的法庭調查,發表如下辯護意見:

    一、一審法院適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條第二款即“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同時適用限制減刑”的規定對畢萬君限制減刑,屬于適用法律錯誤,違反“法不溯及既往”和“從舊兼從輕”的刑法原則。

    《刑法修正案(八)》在原刑法第五十條增加第二款“對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被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的犯罪分子,人民法院根據犯罪情節等情況可以同時決定對其限制減刑。”

    《刑法修正案(八)》自2011年5月1日生效實施,而本案發生時間為2011年1月21日。根據“法不溯及既往”和“從舊兼從輕”的原則,本案依法不適用修正案(八)關于限制減刑的規定。

    一審法院之所以對畢萬君適用修正案(八)關于限制減刑的規定,原因可能在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刑法修正案(八)>時間效力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第二條第二款的規定,該《解釋》第二條第二款規定:“被告人具有累犯情節,或者所犯之罪是故意殺人、強奸、搶劫、綁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險物質或者有組織的暴力性犯罪,罪刑極其嚴重,根據修正后刑法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不能體現罪刑相適應原則,而根據修正后刑法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同時決定限制減刑可以罰當其罪的,適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條第二款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還頒布了《關于死刑緩期執行限制減刑案件審理程序若干問題的規定》,該《規定》也明確規定“人民法院可以在作出死緩判決的同時決定對被告人限制減刑”。

    修正后的《刑法》第50條第2款規定以及相關的司法解釋均表明限制減刑屬于刑罰執行中的問題,是一種對被告人加重處罰的情形。該規定是將被告人在《刑法修正案(八)》生效之前的行為適用修正后的從嚴規定進行懲罰,并不體現有利于被告人的刑法基本理念,違背了“罪刑法定原則”?!督饈汀分興淙凰凳俏逑腫鐨滔嗍視υ蚨邢拗萍跣痰乃菁笆視?,但是仔細分析不難得出,如此規定不僅不能體現罪刑相適應原則,也忽略了罪刑法定原則的應有之義,存在不盡合理之處。

    更值得一提的是,《解釋》第二條第二款已明確規定適用限制減刑有個前提條件,即“根據修正后刑法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不能體現罪刑相適應原則,而根據修正后刑法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同時決定限制減刑可以罰當其罪的,適用修正后《刑法》第五十條第二款的規定。”本款規定使用了兩個“修正后刑法”,也就是說,首先案件本身必須適用修正后刑法,其次還要具備“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不能體現罪刑相適應原則”的情形,兩個條件完全具備之后,才能考慮適用限制減刑。

    或者,被告人畢萬君的犯罪行為按照修正前《刑法》應該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而法院認為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過重的,可以根據刑法修正案(八)判處死緩,同時決定限制減刑。在此情況下也可以適用修正后的刑法第50條第2款的規定,符合“從舊兼從輕”的原則。結合本案,畢萬君的犯罪行為按照修正前刑法的規定是否應該判處死刑立即執行?辯護人認為,不是。畢萬君雖直接實施了搶劫殺人行為,但還沒達到必須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的程度,因為其還具有諸多從輕處罰情節(受指使實施犯罪、認罪態度較好、系初犯等)。而且,一審法院已認定被告人畢萬君不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一審判決書這樣表述“本院認為:……被告人畢萬君直接實施了錘殺被害人的行為,罪行亦極其嚴重,鑒于其是在被告人孫琳指使下實施了搶劫殺人行為,可判處死刑緩期執行,但應當對其限制減刑。”通過一審判決書的表述,一審法院首先認為被告人畢萬君的行為可判處死刑緩期執行,然后再決定對其限制減刑,而不是首先認為畢萬君的行為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因考慮到是在被告人孫琳的指使下才實施搶劫殺人行為,故判處死刑緩期執行,同時限制減刑。根據一審判決書的表述,對畢萬君適用限制減刑已違反法律適用原則。

    辯護人提請合議庭,嚴格遵守“法不溯及既往”和“從舊兼從輕”的刑法原則,糾正一審法院在適用法律上的錯誤。

    二、上訴人孫琳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指作用,畢萬君的作用明顯低于孫琳。

    本案系共同犯罪,案發前孫琳即多次提議要殺害任家堂,案發當天晚上,又趁被害人醉酒后指使畢萬君實施搶劫殺人行為。案發后,又提議焚尸、拋尸,又提出串供和逃避追究的方法。很明顯,從案前案后孫琳的一系列行為,足以說明孫琳在共同犯罪中起到主導作用。畢萬君在犯罪中的作用明顯低于孫琳。

    三、被告人畢萬君屬于邊緣智力人群,又受被告人孫琳指使而實施犯罪行為,對畢萬君量刑時應當充分體現這兩方面因素。

    邊緣智力,屬于智力水平分級的一種。根據智商值和適應能力劃分的、處于平常智力(85~115)和低下智力(70以下)之間(84~70)的智力水平。邊緣智力者是處于弱智與正常智力之間的人群,他們并非精神病患者,但與正常人的思維、處事方式又有區別。由于在個性發育方面存在問題,他們對于某些事情的反應,比一般人來得更激烈。邊緣智力者往往帶有邊緣人格,遇到問題和挫折,他們會出現精神障礙。

    被告人畢萬君出生于1990年8月9日,本案發生時間是2011年1月21日,案發時年僅20歲。雖然在法律上畢萬君屬于完全行為能力人和完全刑事責任能力人,但在現實生活中,其實還是個“孩子”。而被告人孫琳比畢萬君年長17歲,平日畢萬君又稱呼孫琳為舅舅,在養狗場內受雇于孫琳,工作上聽從孫琳的安排,長期以來形成一種雇工應當依賴雇主、聽從雇主的思想。加之其屬于邊緣智力者,在面對雇主的指使實施搶劫殺人行為時不知反抗,完全聽從于雇主孫琳的安排,又加上畢萬君一直認為孫琳是警察,便對其盲目崇拜、言聽計從,最終誤入犯罪。經司法鑒定機構鑒定,畢萬君屬于邊緣智力,有完全責任能力。盡管畢萬君有完全責任能力,但此次犯罪是受孫琳的指使和教唆,建議法庭能充分考慮畢萬君屬邊緣智力者,又系孫琳指使而實施犯罪,對畢萬君的量刑改為無期徒刑。

    四、被告人畢萬君具有以下從輕處罰情節

    1、本案系被害人與被告人孫琳長期存在矛盾,被害人多次辱罵被告人孫琳、畢萬君,語言過激,多次語言傷害被告人,遂讓被告人孫琳產生報復心理,被害人存在一定過錯。本案系共同犯罪,被害人對其中任一被告人有過錯,所有被告人均可享受因被害人過錯所帶來的刑罰上的利益。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規定:“(2)被害人有一般過錯或者對矛盾激化負有一定責任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實施細則(試行)》亦規定:“⑵被害人具有一般月過錯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2、被告人畢萬君屬初犯、偶犯,又屬于被他人指使實施犯罪。

    3、畢萬君歸案后認罪態度較好,在第一次接受偵查人員訊問時即如實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實,在二次庭審當中均能堅持如實供述。

    《刑法》第六十七條第三款規定:“犯罪嫌疑人雖不具有前兩款規定的自首情節,但是如實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從輕處罰。”

    《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試行)》規定:“(2)坦白司法機關已經掌握的罪行的,可以減少基準刑的20%以下。”

    綜上所述,本辯護人認為,被告人畢萬君犯搶劫罪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但一審法院判處其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并限制減刑,適用法律錯誤,量刑過重。辯護人提請法庭,能充分考慮畢萬君犯罪的原因和邊緣智力的客觀情況,以及犯罪后的表現等,給予改判無期徒刑。

    以上辯護意見,望請合議庭采納。謝謝!

     

    辯護人:安徽王良其律師事務所

    郭愛、付磊 律師

    二0一二年七月十八日